当前位置:美高梅娱乐4858 > 明星娱乐 > 控制不住情绪的路易丝一枪正中男人的心脏

控制不住情绪的路易丝一枪正中男人的心脏

文章作者:明星娱乐 上传时间:2019-10-29

    在《末路狂花》的结尾,两个女主人公走到穷途末路,拥吻之后,驱车直坠大峡谷。画面定格在蓝色汽车于半空中划出优美弧线的美丽大峡谷中。
  我突然间悲从中来,觉得心痛。失声哭了起来。
  影片的开头看起来更像是一部风和日丽的泡沫剧,在以男权为中心的家庭中没有地位也没有发言权的塞尔马和做女侍应的路易丝,相约出游。两个女人衣着亮丽,精神焕发,开一辆蓝色的敞蓬车驶向度假的山庄。
  在乡村酒吧,难得有这样放纵机会的塞尔马,像一只出笼的鸟,但随后她在停车场险被刚邂逅的陌生男人强奸,路易丝及时赶到,在手枪的逼视下男人终于放手,但仍然以恶毒下流的语言侮辱她们,控制不住情绪的路易丝一枪正中男人的心脏。有过被强奸经历的路易丝知道报警自首并不能为她们开脱。于是,逃离成了唯一选择,蓝色汽车一路驶往墨西哥。
  自此,她们开始了在公路上的漫长逃亡之路,也开始了一场与社会始料不到的的对抗之旅。作为一部知名的公路电影,《末路狂花》向我们显示着美国西部壮观宏丽的风光,这与影片的剧情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反差,往后看,风景越是美好,车往前开,女主角越行越远。然而,随着剧情进一步发展,一张庞大的搜捕之网正在缩小,而她们在豪放的作为下,有抑藏不住的恐惧逃离和绝望。这正是影片的悲剧本质。在这里,也显示出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老到功力。
  此时的塞尔马还是一个思想单纯性情温顺的女人。但是粗暴的男性社会开始改变着不肯逆来顺受的女人,逼仄的生活之路让女人终于挺胸昂首直面冷酷现实,与男权世界作出强硬的对抗,从一系列破坏规则的行为中找到发泄的快感和解脱的麻痹,希望能够有一条可以冲出重围的道路。
  在影片中,女性是被期凌和漠视的弱势群体。不管是独立有主见的路易丝,还是单纯、娇弱的塞尔马,都难逃被男人侮辱强奸的经历。其实这更是一种社会制度和偏执性思维对于女人的一上精神强奸,这也是一种强大集体力量逼良为娼的过程。
  她们因为误杀强奸犯,而一步一步被迫走上一条不归路。一路逃亡,一路再经历形形色色的男人。同时亦包括当日爱自己或者自己爱的男人的背叛、欺骗和利用。从起初的心存善意,毫不设防,处处被利用,成为受害者,到最后的机警敏感,主动出击,给男人漂亮的反击,让他们出其不意的惨败。柔弱的女性身体内部蕴含着的无穷张力,在此时被完全激发出来。
  她们像置身于事外一样,冷静坚强,互相扶持,互为安慰,意识越来越一致,行事也越来越相像。在不断摧毁内心原有的自我的过程中,她们付出伤痛的代价,长出坚硬的壳,催生了全新的路易丝和塞尔马。尤其是塞尔马,她的形象转变是令人惊异的。
  路易丝和塞尔马代表与强大的男性世界对抗的女性群体。在这个恣意要对抗,不肯妥协,也不肯将就的对垒中,在男人对于女人作为性玩物的不屑和狂妄逼视中,在男性社会对于女性独立对抗中显示出强大的逼迫和要挟力量下,两个女人一路颠覆自己平常的形象,也一路颠覆了男人于股掌间置于平衡的世界。
  看到她们两蜕变成侠女一般的形象,一意孤行,勇敢机智,不免觉得畅快淋漓,大快人心,却也觉得对她们满怀爱怜心生疼惜,谁都知道这条路一直驶下去,不是到达墨西哥,而是驶向死亡,和毁灭。
  但是,就是死亡或者毁灭,也终归是好过回到当日身受过的生活中。她们已经回不去了。跳出桎梏过的生活,就再也不是当日的她们了。
  其实她们本意也并不是要与这个社会对抗,也并不是要与男人为敌。至终,她们都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而她们对于男人也是深爱着的。他们并不想与原有的生活背道而驰,不想与那些爱过她们和她们爱过的人,互相伤害。
  但是,她们想要的除了爱外,还有尊严,还有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愿意放弃的自由。当她们想要追寻这些的时候,却被放逐了。
  第一次创作剧本就获奥斯卡最佳编剧奖的女编剧意味深长地说:她独自在房间中完成了人生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创作《末路狂花》是她与她自己的第一次做爱,她是第一次对自己感到满意,第一次完全爱她自己。
  女权主义的巅峰之作《末路狂花》,让女人更懂得自己,更爱自己。所有观看过这部影片的女人,难免都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在强势的男权社会影响中,孤立无援的女人亦会在伤痛中感到温情。伤害女人的永远是男人,但最懂得疼惜女人的永远是女人。
  曾经有女性主义者说过,什么时候我们不提女性主义,什么时候女性才是真正有了尊严和自由。
  这个社会,甘愿的是自沦和沦陷。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是救赎,是爱和自由。

本文由美高梅娱乐4858发布于明星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控制不住情绪的路易丝一枪正中男人的心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