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美高梅娱乐4858 > 历史之星 > 金莲川养士

金莲川养士

文章作者:历史之星 上传时间:2019-08-22

问题:元代忽必烈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吸纳人才,金莲川养士又是怎么回事?

回答:

首先,我来解释一下什么叫“金莲川养士”。

元宪宗蒙哥汗即位后,派自己的弟弟忽必烈总领漠南军国重事,在总领漠南军事和于开平建藩府,忽必烈大力招罗汉地等处精英,逐渐形成了一个“金莲川幕府”的侍从集团。而“金莲川”是忽必烈的驻牧开府地点。此地由于夏季盛产金莲花,颜色比黄菊更深,金世宗时改地名为“金莲川”。

他的幕府网罗了中州的精英和饱学硕儒,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如术数家、理学家、经邦理财家、宗教僧侣。

而就是他们不仅帮助忽必烈上位成功,而且积极的向忽必烈进言,阐述自己治理汉地的方略,为忽必烈描绘了治理汉地的蓝图。具体到内容有两个方面,就是一、以汉法治理汉地。二、要对蒙古的旧俗加以变通。

就比如说刘秉忠,在忽必烈登上汗位后,就不断影响忽必烈,加速了了其政权的封建化。

style="font-weight: bold;">秉忠采祖宗之旧典,参以古制之宜于今者,条列以闻。

他还主持了元大都的修建,有元一代的制度很多都是其发起奠定的。

style="font-weight: bold;">他如颁章服、起朝仪、给俸禄、定官制,皆自秉忠发之,为一代成宪。

总而言之,就是实行了那些士人的方略,忽必烈获得了汉地士大夫、汉族世候和汉地百姓的广泛支持,也为元朝的建立做了理论准备和组织准备。所以,金莲川开府对元王朝也具有奠基意义。

图片 1

回答:

忽必烈的金蓮川幕府

图片 2

1251年蒙哥繼位,為了擴充拖雷家族的勢力,蒙哥將漠南軍國庶事交給了忽必烈,並在舊金朝的夏季行宮金蓮川長期駐紮,自此忽必烈開府金蓮川。“征天下名士而用之”,“得開府,專封拜”,建立了蒙元曆史上有名的“金蓮川幕府”。

忽必烈早在1242年就將中原佛教領袖雲海請到漠北,“問佛法大意”。海雲南還時,將徒弟劉秉忠留在忽必烈身邊。劉秉忠是儒、釋、道皆通的人物,他不但自己不倦地向忽必烈講述治理天下的道理,還將張文謙、李德輝等中原儒者推薦至忽必烈帳下。真定封地的所謂"藩府舊臣"燕真、賈居貞、孟速思、董文炳、董文用等人,也先後受召投身於忽必烈帳下。金代的狀元王鶚、名士元好問、張德輝等,也陸續北上會見忽必烈。在上述種種人物的影響下,忽必烈對漢文化有了較深刻的認識,對安邦治國之道有了較充分的准備。

金蓮川幕府收納了一大批具有相當能力的人物,當中不僅有滿腹經綸、名聞天下的學者,而且有精通兵法戰策、治國之道的謀士;不僅有身懷絕技的能工巧匠,而且有能征善戰的軍事統帥。

它大致分成了六大政治集團,即以邢臺人劉秉忠為核心的邢臺集團,以竇默、許衡和姚樞為代表的正統儒學(理學)集團,以漢軍萬戶及其門客為中心的漢族官僚集團,以及蒙古新貴族集團、西域人集團、宗教僧侶集團。

邢臺集團是投靠忽必烈最早、最受重用的一批人。他們多數不屬於正統儒家,有人擅長術數,有人長於吏事,學問博雜(一如孟嘗君的門客)。如劉秉忠曾做過道士和僧侶,還精通陰陽天文和建築藝術(開平、大都皆是出自他的手筆);郭守敬則是一位科學家。他們率先指出“可以馬上得天下,不可以馬上治天下”、“用漢法治漢地”,勸忽必烈以周公為榜樣(周成王和周公的關系類似於蒙哥和忽必烈的關系)、以孔子為老師,(後期則是以成吉思汗、周公、唐太宗、金世宗為楷模),整頓政治,恢複中國傳統典章禮樂與三綱五常;尊孔子,修文廟,奠太平王道之本。

以竇默、許衡、姚樞為代表的程朱理學學者,多處於師儒的地位。1235年姚樞聘請南方大儒北上講學,並在燕京創立太極書院。他們力圖把性理之學傳播汗廷,讓蒙古貴族了解中國的治術根本。

探討儒家學說和“以儒治國”早在乃馬真後三年(1244),當時北方著名的知識分子趙璧、王鄂等相繼來到忽必烈身邊,開始向他宣傳孔孟之道。在子聰和趙璧等人的影響下,忽必烈了解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乃儒家的平生志向。要想平治天下,就離不開有真才實學的大儒;要想治理好中原,必須實行孔孟的聖人之道。從此,不僅忽必烈本人對儒學深信不疑,還選擇了10名蒙古子弟跟隨趙璧學習儒家經典,並親自檢查他們的功課。忽必烈繼續網羅人才,北方的著名學者張文謙、張德輝、竇默等相繼來到忽必烈身邊,深受忽必烈賞識,而張德輝又進一步澄清了當時流行的“金以儒亡”的觀念,更使忽必烈樹立了改用儒者治國的決心。在劉秉忠、姚樞等人的輔佐下,忽必烈在金蓮川制定了“廣招天下英俊,講論治道”的用人方略及施政方針。在幾十年的戰火中處境惡劣的儒生們如久旱逢甘雨一樣奔走相告,忽必烈的“愛民之譽,好賢之名”迅速傳遍天下,人們爭先恐後地推薦自己了解的人才,一批有識之士迅速雲集到忽必烈的王府。

  關於“儒教大宗師”和治國必用“漢法”元憲宗二年(1252),張德輝與金末大學者元好問一起覲見忽必烈,懇請他接受“儒教大宗師”的稱號。並建議遵照耶律楚材的方針,考選儒士,減免儒戶兵賦等負擔。忽必烈欣然接受了“儒教大宗師”尊號,這等於公開宣布他將以儒學安天下、治天下。

“漢地世侯”主要是金朝遺士,他們投靠蒙古最早,掌握一定地區軍政大權乃至世襲大權,如萬戶史天澤(河南經略使)、董俊等,他們與忽必烈關系密切,擁兵數萬,同時自己還有一批足智多謀的文士。

忽必烈的親信組成了蒙古貴族集團,如乃燕、霸都魯(木華黎後人),以及莫多親王等,他們是從舊蒙古貴族中脫離出來的新貴族,因軍功分得了燕趙及中原的一些土地,因而從遊牧文明的奴隸主迅速轉變成農耕文明的新興地主階級,他們在本質上支持漢化。

蒙古軍西征之後,有較高文化水平或善於理財的一些西域人隨之東來,如牙剌瓦赤(回回人,被任命為燕京行尚書省)、廉希憲(畏兀兒人,關中安撫使)、也黑迭兒(大食人)、阿合馬(回回人,西域法派代表,後官居丞相)。

僧侶集團人數較少,有藏傳佛教薩迦派大師八思巴,禪宗大師海雲,太一道教大師蕭公弼等,他們對忽必烈的個人信仰、元初的宗教政策,以及元代相對寬松的政治空氣起著不可磨滅的作用。

忽必烈與他的金蓮川幕府,他治理漠南的任內對漢地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其中包括1251年開始的邢州試治(劉秉忠主持),1253年開始的關隴大治(姚樞主持),1254年開始的河南大治(史天澤主持)。他們在這些地區采取漢人治漢、頒俸養廉、澄清吏政、勸課農桑、開學複塾等措施,不到數年均百業俱興,忽必烈大喜過望,大大堅定了他漢化的決心。

邢臺集團中的郝經,曾經在蒙哥發動對宋戰爭時向忽必烈寫下了《東師議》一文,在文中他指出了蒙哥犯下的幾項嚴重錯誤:

一,蒙軍棄臨安而攻四川,此謂舍奇而用正,兵家大忌;

二,蒙軍出師草率,戰前准備嚴重不足,在偵查和糧草供應上尤為嚴重;

三,東路軍統帥多為世襲大族,兵疲將驕,必然漏洞百出;

四,蒙軍師出無名,沒有給將士們一個合理的交待,而且勞師傷民。

這幾點都切中了蒙哥南侵的弊端,幾乎完全正確,蒙哥正是因此而命喪釣魚城的。

在獲悉蒙哥死訊之後,郝經又寫下了《班師議》給忽必烈,指出了忽必烈必須回軍的幾點理由:

一,軍事上蒙哥陣亡,主力已經北撤,中路受阻,已然不利於忽必烈進軍;

二,宋援軍正從各地趕來,忽必烈的中陸軍可能會遭到圍困;

三,阿裏不哥企圖奪權的跡象顯露,如果忽必烈執意不肯回去,恐怕會成為第二個海陵王(海陵王親率四十萬金軍攻宋,完顏雍在後方以兩萬人發動政變,海陵王堅決不回軍,結果在亂軍中被完顏雍的支持者耶律宜殺死)。

顯然,這篇文章也是切中利弊,使忽必烈放下了鄂州這塊雞肋,回師燕京,與阿裏不哥爭奪汗位去了。

很多人都知道,忽必烈在漢地的改革遭到了憲宗蒙哥的猜忌和反感,這也正常,蒙哥是蒙古舊貴族的總代表,自然對漢化之事深有抵觸。1257年,蒙哥派親信、守舊派代表阿蘭答兒對漠南各地進行名為“鉤考”的經濟清查(很明顯的政治手段,這也算是舊貴族保守派的一次反攻倒算吧 ),尤其是對忽必烈新設立的安撫司、經略司、宣撫司、都漕司進行嚴格審查,忽必烈的人大多受到牽連,除了史天澤等萬戶被上報蒙哥處理外,其他的人都被定了罪。忽必烈心急如焚,甚至想要起兵造反。幸虧姚樞想出了個辦法,要忽必烈把家人遷去漠北以表忠心(算是人質麽),蒙哥才停止了“鉤考”,但是也下令廢除了四司,直到忽必烈繼位。

總而言之,金蓮川幕府作為忽必烈手下的一個重要的政治團體,初步結成了蒙古貴族革新派與漢人儒士及漢人軍閥之間的政治聯盟。實際上金蓮川幕府已經成為忽必烈研究帝王之道的講習所,成為他奪取大權、戰勝保守勢力乃至統一中國的一個參謀本部。作為忽必烈統治漢地的政治中心,為以後建立元朝一統華夏准備了理論基礎。

回答:

忽必烈在1242年将中原佛教领袖海云请到漠北问佛法大意。海云南还时,将徒弟刘秉忠留在忽必烈身边。刘秉忠是儒、释、道皆通的人物,他不但自己不倦地向忽必烈讲述治理天下的道理,还将张文谦、李德辉等中原儒者推荐至忽必烈帐下。真定封地的所谓"藩府旧臣"燕真、贾居贞、孟速思、董文炳、董文用等人,也先后受召投身于忽必烈帐下。金朝的状元王鹗、名士元好问、张德辉等,也陆续北上会见忽必烈。在上述种种人物的影响下,忽必烈对汉文化有了较深刻的认识,对安邦治国之道有了较充分的准备。

金莲川草原与800年前的忽必烈和元上都,相得益彰,互为依托,在国内外齐名。

金莲川既展现了草原金莲花美景,又蕴涵着元代历史文化。

1251年,忽必烈看准了这个风光令人如痴如醉,景色令人流连忘返的宝地,他将把金帐扎到了金廉希宪莲川,此人就是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从此金莲川注定要成为世界的心脏。金莲川草原以忽必烈和元上都而世界心脏跳动了99年。

1251年,忽必烈的哥哥蒙哥继大汗位,命令忽必烈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忽必烈承命后由漠北南下,驻帐于桓州(今黑城子)、抚州之间的金莲川,广揽天下人才,建立了蒙元史上有名的“金莲川幕府”(别误会,跟日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被召入金莲川幕府,考见的六十余名各界人士。这些通过各种途径聚集在忽必烈周围的人既有满腹经纶的学者;也有精通治道的谋士;有的人独具一技之长,有的人是战功卓著的勇将,已然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政治集团。正因为如此,原金莲川幕府人士以后被忽必烈称为 “潜邸旧臣”,享受着特殊的待遇。

忽必烈由漠北南下总理汉地军务,不出征时夏季都驻帐于金莲川;冬天则临时寻找避寒的地方居住,金莲川幕府的大多数人习惯于城居,难以适应草原生活方式。

为解决这一矛盾,1256年,忽必烈命人在金莲川北面建新城,他令富有政治才干的刘秉忠选址于金莲川营造宫城,工程由贾居贞负责,建立三年1259年竣工,命名为开平府,一座新的草原城市终于出现在金莲川草原滦河边上。后来在1264年,诏令改为上都,也就元上都。

图片 3

回答:

 蒙古灭金拥有了中原汉地之后,元世祖忽必烈于蒙哥汗元年(1251),受命总领漠南汉地军国庶事,开府金莲川,积极延揽藩府旧臣与四方文学之士,一时间潜邸之中人才济济,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藩府谋臣侍从文人集团,为他日后继承汗位,成就大业打下了基础。忽必烈藩府的成员大多为旧金士大夫和山东、山西、陕西、河北等地的名士,代表了由金入元(蒙)文士的精英。这就为蒙古文化的变迁奠定了基础,可以说由此进入了蒙汉两种异质文化的双向适应阶段,蒙元统治者也开始从战争转移到治理中原汉地。忽必烈等一些蒙古统治者开始重视中原的治理以及儒学和儒生的问题,在保证本民族利益的前提条件下,以其所长为我所用。在这种情况下,忽必烈幕府的儒士文人,辅佐忽必烈以汉法治理汉地,即以中原地区历代相沿的官仪制度和孔孟儒学的治国方略来治理中原地区,以先进的中原文明为元代统治者制订立国规模,促进元初社会经济文化的恢复和发展,为元代多民族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帝国的建立和巩固奠定理论基础。他们继承和发扬了儒家仁政爱民学说,关心民瘼,同情人民疾苦,为开创有元一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保护儒生,推进元代的儒学和教育方面起到很大作用。  忽必烈藩府君臣对有元一代教育的发展贡献非常大。藩府谋臣刘秉忠、王鹗、许衡、姚枢等多次向忽必烈提出征用儒雅、崇学校、议科举、崇经术、尚节孝、厚风俗、美教化等建议,并建议在各郡县普遍建立学校,使皇子以下至于庶人子弟均能人学校受教育,忽必烈在他们的影响下,逐渐认识到文教、礼乐以及尊孔的意义和重要性。  贵由汗二年(1247),张德辉说服忽必烈重新兴办真定庙学。在张德辉对忽必烈谈及真定府学毁于兵火之事后,忽必烈命赵振玉、张德辉合力兴修久废于兵的真定庙学,命张德辉提调真定学校。同年忽必烈两下令旨修复燕京国子学。蒙哥汗四年(1254),“世祖出王秦中,以姚枢为劝农使,教民耕植。又思所以化秦人,乃召衡为京兆提学。”[1](P3717)任命许衡为京兆提学,推广教育。  刘秉忠和姚枢在海迷失后二年(1250)的上书中均谈到文教、礼乐问题。姚枢认为:“修学校,崇经术,旌节孝,以为育人才、厚风俗、美教化之基,使士不偷于文华。”[1](P3712)刘秉忠谈到应遵循古来相承的“典章、礼乐、法度、三纲五常之教”,才能使天下久安,还应该祭孔尊儒,选贤才,开设学校。“古者庠序学校未尝废,今郡县虽有学,并非官置。宜从旧制,修建三学,设教授,开选择才,以经义为上,词赋论策次之。”[1](P3690)认为应按照中原旧制,修建三学,设教授,行科举,选贤才,以经义为上,词赋论策次之。学校中应择取开国功臣子孙受教,并任用其中的贤才。王鹗于至元元年(1260)上奏道:“唐太宗始定天下,置弘文馆学士十八人,宋太宗承太祖开创之后,设内外学士院,史册烂然,号称文治。堂堂国朝,岂无英才如唐、宋者乎!”[1](P3757)忽必烈听从了他的建议,开始设立翰林学士院,王鹗又荐李冶、李昶、王磐、徐世隆、高鸣为学士,接着奏立十道提举学校官。许衡于至元三年(1266)夏四月,奏陈《时务五事》,其四曰“农桑学校”,认为:“自都邑而至州县,皆设学校,使皇子以下至于庶人之子弟,皆入于学,以明父子君臣之大伦,自洒扫应对以至平天下之要道,十年已后,上知所以御下,下知所以事上,上下和睦,又非今日之比矣。”许衡也非常重视通过学校的教育来培养人才:  先王设学校,养育人材,以济天下之用。及其弊也,科目之法愈严密,而士之进于此者愈巧,以至编摩字样,期于必中。上之人不以人材待天下之士,下之人应此者,亦岂仁人君子之用心也哉!虽得之,何益于用?上下相待,其弊如此。欲使生灵蒙福,其可得乎?[2]卷一  忽必烈藩府文人不仅大力提倡文教,而且还身体力行,授徒讲学。藩府谋臣姚枢和杨惟中对理学在元朝广泛传播与发展所起到的作用不得不提,他们二人促成了赵复首传理学于北方。1235年姚枢和杨惟中随蒙古军南下时,得南宋理学家真德秀的弟子江汉先生赵复,并在燕京建太极书院,选取遗书八千余卷,赵复讲学燕京,自此程朱理学在北方开始传播。可以说姚枢是实实在在地为元代教育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如许衡和王恂,在元初推广国学教育上,功不可没。许衡曾主陕西西安正学书院教事,“聚徒讲学其间”,培养了不少人才。他长期任执掌文教的官员,1271年,蒙古正式改国号为元,忽必烈决定效仿中原,开设太学,许衡再次被任命为大学士兼任国子监祭酒,“国子监,至元初,以许衡为集贤馆大学士、国子祭酒,教国子与蒙古大姓四怯薛人员。选七品以上朝官子孙为国子生,随朝三品以上官得举凡民之俊秀者入学,为陪堂生伴读。”[1](P2192-2193)此时的国子监学徒大部分为蒙古贵族子弟,许衡以理学传授学子,为传播程朱之学提供了相当有利的条件,加之其坚持讲学,“旦夕精诵不辍,笃志力行,以身先之,虽隆冬盛暑,不废也。”[3]卷八元代不少儒学人才都出自他的门下,主要有姚燧、耶律有尚、吕盛、刘宣、贺伯颜、徐毅、白栋、王都中、李文炳、王遵礼、赵矩、刘季伟、高凝、苏郁、姚墩、孙安、刘安中、王学怜、畅师文、王宽、王宾等。许衡在国子监中教育的蒙古子弟,如秀忽鲁、也先铁木儿、不忽木等后来都成为元朝政府的达官要员,许衡去世后,其弟子耶律有尚接替其担任国子监祭酒,师道卓然,另外王梓、刘季伟等主要弟子十二人为各书院院长,教授蒙古子弟,传播程朱儒学。

回答:

首先选择了《易经》中的大元作为国号,让汉臣更有亲切感,建太庙,供奉祖先排位,学习中原的儒学,让儒学的士子归附。总之就是通过学习,了解汉族文化,学习汉人的治国之道从而吸收广大的汉臣为自己效命。

金连川养士是怎么回事?

1252年,忽必烈南下之前在金连川设立幕府,吸收中原人才,这包括近代文学之士,以儒学见长的学者,宗教人才,各行各业的知识分子,从而全面的学习了解中原文化方便以后的治理。

本文由美高梅娱乐4858发布于历史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金莲川养士

关键词: 忽必烈 元代 养士 金莲川